找回密码
 注册丛林
搜索
查看: 777|回复: 5

棒冰雪糕与小矮凳—— 上海风情的发端|(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5 11: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市的四季是分明的。当穿着短袖短裤的时候,这日头已经火辣。棒冰雪糕,就是城市少年夏季的发端。我说的是那种真正的、带有棒冰棒头的棒冰雪糕。每当一根棒冰,在我手里消失为一根棒头的时候,我对这根棒头恋恋不舍。过去的棒冰棒头是细长的,规则的正方形,留存着无数童年的记忆。


   那时候,我习惯在马路上边吃东西边走路;吃得最多的就是棒冰。这使我对当时的冷饮价格,记忆犹新。那些数字多为双数:棒冰4分、雪糕8分、大雪糕1角2、紫雪糕1角4、小冰砖1角6、中冰砖4角、大冰砖7角6,比较例外的是一种叫简装冰砖的,要1角9。那相当于一块中冰砖的一半;那时候在上海,中冰砖经常会切开卖半块,营业员的切法也很有讲究,对角切,更加平均。


   积攒棒冰棒头,是每年初夏开始的功课,一根一根,像宝贝似的收拢起来,清洗后,去除最后一点赤豆棒冰、橘子棒冰的味道,就成了纯粹的木制品。这些木制品可以做些“叫哥哥”的笼子之类的小玩意。现在的棒冰棒头是扁平的,规则的长条形,圆润的边式,制作地道,表面光滑,木纹清晰,这样的棒冰棒头,让我默想这个城市的叙事,木的材质感越来越值得珍视,像实木家具,还有一种“宜家”家居制品的联想。有一个瞬间,我仿佛置身于已经遗忘的童年时光里。


   我已经不可能再用棒冰棒头做一些小玩意儿了。现在我放下棒冰棒头的一刻,我心中的城市夏季依然鲜艳和明丽。这和棒冰棒头有关,它给城市染上了原木的色彩,来自森林野外的棒冰棒头,就是这样的道具,越来越具有艺术化元素,包括像冰激凌方杯配给的木勺(做成腰型的小木片),都与棒冰棒头一起进入我的视野。我费尽思量,才琢磨出这腰型的木片有着很深的寓意,这是劳动工具的图形,一种挖、铲的动作象征;两头对称,简洁而清晰,一头做动作另一头就做手柄,这比“哈根达斯”的塑料调羹更古朴。初夏,我就为了这些棒冰棒头之类的感受,而去吃棒冰和纸杯。

   初夏的傍晚,上海人有乘风凉的习俗。弄堂、新村、棚户人家到了夜里,纷纷从家里出来乘凉;到也不是外面有多少凉快,但总比家里多些风,除此之外还省了电灯费。那时候,家里的小火表,在夏天是度数最少的季节,这很符合日长夜短的自然规律;没有空调冰箱,甚至连电风扇也没有,到了掌灯时分,一家人全在外面,乘凉回来后,也都洗洗睡了。


   那时候,就这样平淡地过着日子,没有现在的很多闹猛、折腾,人心静得下来,有点小风,便可以图个凉快。不像现在人的心思,像这大热天一般躁热。虽说这日常生活里,像蒙上了灰尘,难得有个动静,长远的日子里,依旧积攒下了家底。看一家老小风凉的样子,就看到一只只小矮凳。在那时,从家里的小矮凳的数量,可以看出这家小孩的多少,小矮凳的年数也大致反映出这家人家在上海过日子的年份。


   我从小用的是一只带靠背的小矮凳,在我用的时候被漆成绿色,弄的像幼稚园里的样子,为此有小朋友说是“偷”来的。后来漆为蓝色,在打砂纸的时候,发现它曾经是天蓝色,一问,便晓得了一些祖父、父亲那辈的家事,牵扯出一些诸如“大小老婆”的故事,赶忙打住。


   最早晓得的鬼故事,最早晓得的男女风流韵事,最早晓得的国家大事,都是坐在小矮凳上乘风凉的时候听来的。四国大战、24点、通关、上游、抽乌龟、大腊克、钓鱼、接龙……几乎所有的棋牌游戏,也都是在这小矮凳上启蒙的。

   我坐在小矮凳上的坐姿,永远会保持在幼稚园里的姿势,两手摆在膝盖上。这已经成为习惯。我从那时开始对自己的膝盖记忆深刻,那个俗称“脚馒头”的地方鼓起来,坚硬的,而底下叫“脚窝窝”的地方,却是柔嫩的,汗滋滋的。那个夏日,有男人在铺板上赤膊;是一种阳刚;女人多是在躺椅竹榻上,打一个瞌睡,一边当心拉好睡裙,两腿并并拢,扇子便搭在了前胸口。


   女人有没拉好裙角的时候,有两腿分开的时候;扇子从前胸口滑落下来,露出雪白的胸脯。我认得了,那便是女人。一个小男人,端坐在小矮凳上看女人,像是远道而来,喘息不定,是倏忽之感;一阵雷阵雨下来,是梦醒时分。

乘凉.jpg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6-5 18: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的底板是过去生活的原形,写得真好、真实欣赏了
发表于 2013-6-6 10: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棒头儿,小板凳,那个小男人的眼睛,牵扯出最深处的那点记忆,看得心里柔柔的,真好。
发表于 2013-6-7 08: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行云流水一般的叙述,很是流畅生动。所述细节平淡朴实但很有韵味可品,只是觉得此文挪散文版块似乎更符合要求,更适合喜欢文字的朋友阅读(虽然海之南很希望它是小说呵呵)!不知朋友意下如何?
发表于 2013-6-7 12: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轻叹慢说,使人暂时安顿下浮躁的心神,投目向那些舒缓从容的日子,心中渐渐有回甘。
百度之,看作者是50年代人,顺理成章。
发表于 2013-6-8 15: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棒冰雪糕与小矮凳—— 上海风情的发端|(转)

冰棒头儿,小板凳,那个小男人的眼睛,牵扯出最深处的那点记忆,看得心里柔柔的,真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丛林

本版积分规则

文本版|手机版|丛林论坛 ( 湘ICP备09020920号|网站地图|人工智能

湘公网安备 43102302000119号

GMT+8, 2017-3-27 22:53 , Processed in 0.058602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丛林驿站

QQ:707448736 46672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