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丛林
搜索
查看: 770|回复: 5

行走在山水之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 07: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在去年年底,一起户外的朋友就开始商量今年走一个稍微虐一些的路线,最后决定走太白,上西安,攀华山。打那时起我就一直期待,到了七月,单位更换大型设备工作突然延期,给了我措手不及。只好厚着脸皮跟领导说明原因,还好领导知情,准了我假,我一颗心放在肚子里,把背包整理好,第二天一早和大部队会合然后兴致冲冲地爬上火车,向自己梦寐的太白山去了。
列车咣铛铛不紧不慢地走着,我们一行人疯着笑着,车厢里充满了对野性自然向往的气氛。车窗外,天逐渐黑了,夜来了 大家都有些累各自爬上卧铺休息,我躺在卧铺上睡不着,突然莫名地想家,这刚刚从家里出来才不到八小时。未来还有很多个八小时啊。
这种思乡感觉在去年骑行草原天路也有过,那是骑行的第五天。
前四天,我们从唐山海拔80一路顶风骑到承德、坝上、再到张家口桦皮岭草原天路段,海拔到了2200。起起伏伏的路和撒满路面的金黄落叶松叶让眼睛陶醉,落叶松纤细的松叶金黄,撒在路上 让路变成金色,大风车呼呼的转,我的心也被迷住了。可是这路用眼睛没办法走,要一脚一脚踩到尽头,不然就不能回家。
说句实在花话,这路如果没了风车和落叶松以及桦树和杨树间现,真配不上天路这个名称。中午打尖,农家院老板娘给我们指点:再往野狐岭走,除了大草甸,啥也没有,不如转入崇礼,那里景色比这里好看多了。我们就此改变行程,自崇礼和野狐岭分道处转向崇礼,开始我们返乡之路。
当天晚上在崇礼一个小镇住宿,晚上心情还没啥变化,心想行程已经过半,美景也看遍,应该不是伤感而是欣喜。转过天,起床后看天,天阴成一块灰布。手机及时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有雪。
骑车上路,略微得有些冷,风从四面八方拥来,躲也没法躲。骑了将近二十公里,依然没见到在家乡路边随时出现支着大锅,热气腾腾的早餐摊。风也逐渐变得犀利,心里有些烦。
骑到上午小八点,我们终于发现路边一间小卖店开了门,赶紧停下车,迈进里面避一下风,顺便补补肚子 。
小卖店有些暗,老板娘站在柜台里招呼我们。店里没有热水,我们买了两块麻油饼,火腿肠和奶品饮料,我俩坐在小卖店门口的矮墙边一口凉饮料一口麻油饼,吃在肚子里能填饱肚子。麻油饼香酥,但没熟热的感觉。
重新上路,转几道弯,头顶有巨大的高架桥盘旋,天空飘起雪花,风吹着雪花飘,不大,落在地上不见踪迹。我的心一下变凉,眼泪突然从眼里流下来,我好想回家。我想家了。边骑边想,边想边骑,忘了过多久,阳光偷偷从灰云后面露出来脸,雪也停了,突然发现路边一片杨树林,树林里金黄一片。
我心情被阳光的光芒照亮,也像这片金黄色,变得金灿灿。
列车还在行进,我放下手机,躺在铺上,闭上眼睛,休息。
7月6日上午,火车慢慢驶入杨陵站,我们背着行囊下车,从这一刻开始开始我们太白之行。从太白景区坐车上行,一开始我很兴奋,随着海拔上升,我感觉有些脚发飘,应该是高反反应,但还好。做缆车到达海拔2800米,我们背好几十斤中的背包开始跋涉,过天圆地方和秦岭南北分界线,还要继续走8公里才能到达的目的地——大爷海。我们在景区休息点稍微休整一下,顺便吃了午饭,然后朝着那里走。3000米海拔,这个高度还有工人在干活,他们把木栈道一点点往前推,大概明年这个时候,应该能铺到大爷海营地吧。以后,这条路越来越好,野趣也越来越少,再来的驴友将不会再走石海中的小路,这对驴友想体会荒野中的情趣的最终想法来看,栈道修建的事情是好是坏,说不清楚。3000海拔这个环境里,云在身边,阳光时不时露一缕照在我脸上,我背着背包,走在云里感觉自己恍若身在仙境。
过大小文公庙,再爬升一个山梁,就是大爷海。我们几个逐渐拉开距离,有的队友开始出现高反,呼吸困难,嘴唇发青,有的需要吸氧来缓解症状。我除了感觉发飘,没有更坏的状况,一直不急不缓往前走。大文公庙海拔3500多,过了它开始爬升,我举步艰难,每过一刻钟就休息一下,喝几口水,调整呼吸节奏继续往前。路边玛雅堆越来越多,有人在石头上用红油漆写字,我顾不及看。转过山脊,一条路盘桓到山梁左边,有几间彩钢房在山峰尽头若隐若现,那就是大爷海了。走在细窄山路上,路边有黄色的、白色的、蓝色的野花,被风吹得摇头。风开始变大,云层开始变厚,我感觉有些冷,赶紧扣好衣扣,免得风钻进来。
直到现在,我还没见到大爷海的样子。
转过山梁,我看见山坳里有一潭发蓝的水汪在那里,被四周大石头围着,显得神秘。我走到营地放下背包,我感觉房子是摇晃的,后来下山我跟朋友在微信说起这些状况,朋友告诉我这是缺氧和轻微高反的表现,不过跟别的队友激烈的症状来比,我没他们那么难受。陆续地,队友依次抵达,有人忙着烧热水,有的直接躺在床上不动,他们头痛得厉害。高反轻的我们几个开始准备晚饭,把从山下背上来的羊肉摆好,我把青菜稍微洗了洗,美女姐姐在一旁帮着我,大爷海的水凉得扎骨头,好一会儿,我和美女姐姐的手才缓过来。不过,这顿晚饭吃起来,因为高反影响,吃起来不是那么香。
住在大爷海,手机无信号,如果把我一个人放在大爷海,每天面对这片神湖,不出几天,我会疯掉。这个海拔,每天看到的即便都是世人难见的风景,终也会厌,无人交流是多可怕啊。住那里才一天,习惯了手机社交的我觉得已经不归属于我所认为的文明社会了。 风刮了一夜,吹得板房呜呜作响。高海拔的影响下,我一直没有睡沉。早上很早就有同行的驴友醒来,打开房门,外边白茫茫的,风还肆虐的呼啸,不远的太白最高峰拔仙台看不见。
有时候,当你不懂,但是心还不甘,而懂的人不给你建议,你打心里是无助的。
无知者无畏——我属于无知者。
冒一起同行的队友,共同走上来的都有种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情结。我打心里敬佩他们。冒雨登顶,拍照,朋友们兴高采烈。我感觉倒是默然的,3767.2是数字,你到了。
临绝顶,但是无法看众山小。雨雾中站在拔仙台上极目远望,能见到的,除了雨就是雾。站在栏杆边,我没有看到驴友们传颂的极目千里尽览天下,赏浩瀚云海的景象。老天大概就是这样,不会给你计划中完美的结果,让你留些遗憾,将来还去想她,以后还会来吗,不得而知。留个纪念吧。我来过,这是海拔3767.2。雨一直朦朦地下,下没有半点要停的意思,再这样耽搁下去,以后的行程就要被打乱,中午领队决定冒雨下撤,一路石海无边无际,下降都是太难走的路,这句太难,不是平常人想象的。一位友哭着说,打死不来了。从海拔3500直降1600,听起来不算太远,可是走起来却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有些路,走了就走了,难,别人体会不到。用多少文字表述也是无力的,难与不难,只有走过,才懂。
我和鱼,随心所欲,舒影垫后,快天黑,终于见到人工修建的亭子,跟在亭子里宿营的小孩子打听,他们说再过13座桥,就到景区大门口了,晚九点半,坎坎磕磕,我们作为最后一批人员抵达山脚,领队在山脚下接应我们。随心所欲把我们在火车上剩下的两罐啤酒打开,跟我说:哥,干了。我俩蹲在路边把啤酒干了走向铁甲树下的客栈客栈。

另记:在天圆地方那里偶遇一南方美女,年纪大五八,一习浅色长裙,据她说和丈夫女儿走散,电话也无法打通(海拔3000多,手机并没有信号,各大移动运营商所吹嘘的沟通无处不在,就是一笑话),一路和我们结伴走到大爷海,有同伴偶拍到她手拿自拍杆在大爷海留影,夜宿大爷海后就没再遇到她,我们冒雨下山时她也许在某间客房等风停雨歇,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没再大胆留她的微信,不过这段偶遇也是行程中小小插曲,我很佩服这样的女子,如有缘再见,倒是真缘吧。
相遇是缘,相遇是缘。
另另记,和我们一墙之隔夜宿大爷海的朝圣者,夜颂佛经,咪咪么么响声洪洪,第二天比我们早下山,后来在石海追上他们,他们只是穿的平常衣服,手里拿跟木棍当手杖,大队人马缓缓往下,我们超过他们时,能感到这些虔徒的向佛之心。愿他们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天,得到的是佛陀的考验,洗礼,愿他们平安。
抵达铁甲树下的客栈,客栈紧邻哗哗作响的大溪。大家各自找到房间,放下背包,洗漱,更衣,然后聚在一起吃饭。
店主也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人能冒雨下山到他家,匆忙地准备了几个菜,我们也没挑捡,也许是走了很久,身体太疲惫,吃什么都感觉是美味。先期到达的队友买了二斤蜂蜜酒,他们把酒分给我,我喝一口,感觉嘴里甜甜的,把酒的辣味抵消不少。吃饭时,我们问了一下老板能不能洗衣服,老板把自家的洗衣机借给了我们,我们把贴身速干衣服洗洗,晾在依水而建的亭廊里,夜风吹来,厅廊里的衣服随风摆动,五颜六色,有些像经幡。
客房很干净,因为我们在房间里开灯,引来夏夜里扑火的飞蛾,撞在纱窗上扑啦啦地飞。溪水沿着河沟宣泄着,我们枕着水声沉沉地睡了。
一早天放亮,大家醒来,吃过早饭,收拾好行囊,在客栈门前合影留念,我们又开始朝下一站——周至老县城去了。
搜了一下关于周至老县城的资料,老县城距离西安市钟楼190公里,是西安辖区最远的村落。现“城”里还遗存有部分城墙城门以及衙署大堂、同知署、考院、大监佛庙、城隍庙和文庙等建筑基址,同时也保留有石塔、照壁、石雕、铁钟、佛像、碑石、焚纸塔、香炉、砖雕、古代民居。
  县城东西长350米,南北长242米,周长1187米,面积4.5万平方米,全城形状酷似一条汪洋大海中的巨船。城内可见3座门:东门“景阳”、西门“丰东”、南门“延薰”。石砌城墙基阔2丈、顶阔1丈、高约3丈,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清代厅城遗址,有着重要的历史、文化及考古价值。
  据载,老县城修建于清道光五年,它是今天陕西佛坪县县城的前身,现在隶属西安周至县。据传,老县城最鼎盛时达2万余人,一度热闹繁华、闻名遐迩。同治元年,流寇盗匪毁城。光绪8年,刘英重建古城,岂料民国14年(1926年),一股太白山悍匪突袭下来,县城从此颓废、衰败。如今,这里已成为周至县厚畛子镇老县城村。
租车来到了老县城,老城门已经没有了,进城的石路光滑,进城以后,石路被整修过,用水泥勾了缝,看上去和古城有些不协调。这座据说当年有过2万多人,人声鼎沸的县城现在出奇的安静,有几条狗在城里溜达,为数不多的十几间房子零落的立在街道两旁,我们到的时候,天还没有放晴,雨不是很大,雨点打在旧城墙上没有声音。有些穿冲锋衣的人坐在临街的房门口摆弄单反,也许他们也是才来,但比我们稍早,也许他们已经住在这一晚。
街道两旁立着一些牌子,上面有的写“兵营”,有的写“监狱”,但是那些标明位置的地方,都被种上了庄稼,没一点建筑痕迹。这里除了遗留的城墙是原来的旧物,还有些残破的碑塔,城门上镶嵌的匾额看不清。这里没有别处景点的喧哗,不收费,也许是距离古城西安远些,并且没有西安古城墙的壮观,游客觉得没啥看头,才得以如此静凉。走在城中不用远眺就能把全城大貌看清楚。我对焚纸塔有些兴趣,但是要到那里需要走过一家院子,和屋主人沟通,他说,没法过去,我没强求,止步在那,远望了一下,然后往回走。城里有人家开门卖货,都是些画册,土产,以及烟熏的腊肉和土蜂蜜,价格贵贱我不晓得,想买点儿,又因为,将来还有十几天行程要走,万一保存不好就白费了,就此作罢。这里的住户院子里都放着一些圆木,被一劈两开,用铁箍裹着,中间还有一个小洞,我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后来在核桃坪又发现山崖边也有这样的东西,有蜜蜂从里面进进出出,我才知道,那是土蜂巢。这座城里开着花,种着庄稼,还有几座古老的建筑以及围成一圈的老城墙,和还在这里住的原住民,有雨在下,蒙蒙的,像那首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城里有一个老汉,端着碗,边吃边看我们,我们问过他高寿几何,他说七十多了。也许在他看来,我们这些外地人,闲得无聊,来看他每天都能见到的破烂,傻得可以。
老县城外有纪念馆,一个大哥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老县城的历史,临走还把他的微博告诉我们,看得出他爱这个老地方。
看完老县城已经快中午,雨还没有停的意思,我们马不停蹄坐车向核桃坪走,那是一个休闲小穿越路线。
和家乡的平坦的路比起来,陕西太白山一带的路很难走,汽车绕着山转来转去,上上下下,折折回回。
车把我们拉到一座水坝边,水坝把河阻住,把水用导流渠引向隧道,水坝下游干涸了,老河道两边植被茂密,就是缺了水声,有鸟在树枝上叫着,可是没有水的河还能算河吗,我边走边想。大概走了两三公里样子,听见前面有叮咚声,越往前走声音越大,有雾气在前边出现,过了一个弯,我们发现山谷间有一滩溪水,溪水源头是一块低洼的小盆地,泉水汩汩从山脚岩缝里涌出,水声从一开始叮叮咚咚慢慢变成潺潺,最后喧闹着倾泻而下。同行的鱼、我、还有炫风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脱衣下水,水沁骨凉,跟以前我们去过的花果山水温很像,上岸后皮肤不一会就发红,我们仨稍微缓一会儿就好了。
五公里的休闲穿越很快,抵达景区终点,我们十一个人休息了一下,静等提前联系好的农家院主人接我们。不久,联系好的农家院老板带着两辆面包车来了,闲话少说,我们上车。
车沿盘旋的山路疾驰,眼前一路绿色。
抵达农家院,老板给我们介绍说附近还有一个半荒废的景点大涧沟,景色号称小江南,沟里还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细鳞鲑,我们听从老板建议,让他带着我们去那里看看。二次上车,依旧翻山越岭,抵达大涧沟景区栈道源头,我们能听见欢腾的水声。
这其实是一条弯折的山溪,水量充沛。呼啸的山泉水从石头上蹦跳着唱着歌往山沟下跑,沟里石头线条很美,水底的石头被水流冲刷成坑洼,岩石层次色彩分明。人在画中游。
沿溪边软软的木头栈道曲折而下,眼所见美景美不胜收。我惊奇大自然的造物,原来天下真有如此如此美的景色。
过一吊桥,另一边崖壁高高地耸着,路两侧长满细竹,行走在细竹林中有时得猫下腰,抚一下竹枝才能过得去,走到栈道尽头有一观景台,台下深深一汪潭。潭很深,有颜色发深灰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的鱼在里边游,那就是细鳞鲑。
诗人卞之琳写过:“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在台上看着鱼,鱼儿应该也在水里看着我。
美景虽好可行程在前终要走,人在异乡总须归,恋恋不舍抵不了前途漫漫。这次行程到此才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路途还要继续,就此别了大涧沟,我们在农家院住一晚,转天兵两路,一路直奔红河谷,一路是我和骆驼、天使、疏影、去西安古都,看向往已久玄奘西游后回京藏经用的大雁塔,始皇兵马俑和碑林里的唐王六骏石刻,顺便尝尝西安美食羊肉泡馍。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完全亮,农家院老板就叫起我们急着赶长途车的六个人匆匆吃过早饭,然后开着满载的五菱神车上路了。
天还有些阴,一整片云像一床棉絮敷在天空,有的地方厚,有的地方薄,薄的地方好像有阳光将要刺透过来。车走了些时间,云终于抵挡不住阳光的撩拨,闪出一条条缝,让阳光挤进来,云彩在阳光下翻滚着,霞光普照,云海翻腾。看着满眼的绯红 我们很兴奋,叫司机在一处制高点靠边停下,大家急忙下车争先恐后的拍照,把本该在拔仙台才能领略的风景在这里补上。
司机站在车旁边,看我们拍的差不多了 催促我们赶紧上车,要不赶不上定点发车的长途了。大家急忙上车,任由司机一路飞奔盘山路,去赶一天一趟的班车。抵达太白县长途车站,时间正好,购票上车,车驶出站,我们放下心,靠在椅背上养神。路上有些小插曲:我自小不晕车,没想到这次坐在车上感觉有些恶心,头发晕,有几回嗓子里好像有东西往外涌,我闭上眼睛,静下心,才慢慢的恢复状态,一直忍到西安。
下车背包,走出车站后忽地一下,热浪扑个满怀,七月的西安好像一个大火炉上装满水的锅,蒸腾着热气,蒸得人难受。
边走边打量古都,古城墙像一道屏风挡在路上,门楼下道路延展向前,汽车在路上跑,穿过城门,穿过时空。
我们在碑林附近找好旅馆,把一身燥热洗去,换上薄装,吃过午饭后,休息一会,在午后的阳光下去探访碑林中的昭陵六骏。碑林紧挨着城墙,我们到那已经离闭馆时间仅剩一个小时,大家赶紧步入馆内走马观花的欣赏自古留下来的石刻碑文。
我对书法不了解,权当看个热闹,一层层递进的院子里那些个各朝代的大家作品立在玻璃盒子里,寂静而冷傲。有些字我能认得,有些笔走龙蛇,半个都辩不出,看着它们,我能感到自己的学识少的可怜,唯一的那点知识点也是道听途说和一知半解。在碑林中,我发现一座刻着太白山路线的碑刻,靠近仔细看,石刻上的线路清晰,高度标记明白,地名有的和现在一样,有的相类。
观花过后慢走马,六骏蹄踏护昭陵。碑林中的六骏图以前在电视节目中她见过,这次终得见真容了,我在后几层院落里找到它们,六块石刻一字排开,除了两骏在美国,现在的是复制品,剩下的四骏都是真迹,它们记录着大唐太宗骑乘它们参加的战事以及对六骏的喜爱。
如今六骏余四,太宗早作古。
唐人崔颢写诗___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用开元时人所写比喻贞观太宗世民与六骏之事似乎不妥,可我想不出比这首诗更恰当的形容了。
何时六骏再聚首,谁能料?
看完六骏往外转,保安已经用喇叭在各个屋子清场,我们步出碑林,在门口的直饮水机喝口古都的水,然后沿着城阶爬上城墙,余晖斜照,古都巍然。
城墙上人很多,不少人骑着自行车往来穿梭。我倚着箭跺四下看,城里小店旁遮阳伞下放着座椅桌子,有游客坐在那喝东西,神情悠然。
不久太阳已经快落了,晚霞挂在城楼西边彤红,我想这座四四方方的城至今还好,比起只剩几座孤零零的城门,以及被高楼包裹着的紫禁城的北京多了厚重。试着想一下,如果北京没有拆掉城墙 还有那个六九城,该比西安还好玩,就像梁思成和林徽因设想的那样,城墙上种花,放上长椅,人在上面溜达着,那样的北京城也许更好吧。
夕阳西沉,晚霞从彤红渐变成红黑,灰黑,等太阳没(mo)了,变成墨黑。
西安的夜来了。
夜色下的西安开始安静,白天的喧闹和燥热逐渐褪去,我们趁着夜色前往闻名已久的回民街去尝尝羊肉泡馍还有biangbiang面。按着地图上标注,我们过马路进入一条步行街,这里灯火通明。
每个城市似乎都有一条类属于自己的步行街,街上无一例外都是所谓的本地特产,门面里琳琅满目,可是细细端详,这些东西制作工艺往往粗糙,价格还不便宜,走的城市多了,你会发现标榜着地方特色其实都是噱头。
回民街里幌子上标榜各种"正宗"羊肉泡馍,我们找了一家坐在店里付了款等着店小二上饭。不一会,小二端上俩碗泡好的馍,这和我听贾平凹说的那种用手一点点尅成指甲盖大小的馍,放在碗里等上灶烹的情景不一样。难道我吃的是假泡馍吗。吃过后,我发现这家是类似于快餐类的店铺,馍也是切好的四方小块,四下看看,在店里吃饭的都是像我们的外地人。
呵呵,呵呵。
回民街里有不少卖红柳烤肉的,十元一串。铅笔粗的红柳枝穿上五六块羊肉,烤肉口感略嫩,肉粒间孜然味不是太大,稍微带些木香。步行街的地面厚厚一层油污,踩上去发黏。我们四下走走看看,不少三轮在街里不时穿梭,它们拉些游客或者货物。
越往里走,街道两侧越清静,我们不知不觉走出热闹,转过几条路,街边路灯下有人摆摊,三三两两的人在摊上吃饭,从他们衣着上看,听口音是本地人。
一位带着黑色头巾的女子在摊边站着,我试探问了一句,可不可以和我们合张影,她答应了。
我们在小摊上要了biangbiang面,六人分吃,没感觉好吃在哪里,是否正宗不知道。
羊肉泡馍之于西安人,大概是极其普通的食。或许跟我之于豆浆油条,沧州人之于驴肉火烧,北京人之于卤煮火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住在一处久了,习惯于早有口味,换了环境去吃别处味道,多少会有对于旁人描绘美味的期待,其实吃起来并不见的那样好,只不过在日后跟朋友聊有了谈资,哪哪哪的什么,我吃过乜,啧啧啧。关于吃到的味道,即便不好,也会稍加润色。让没去过原产地吃过的人羡慕。
西安第二天,参观完西安博物馆,回到步行街,照图索骥,我总算吃了一次真正西安羊肉泡馍,亲手把硬面馍一点点掰成小块,把号牌夹在碗边,我坐在小凳上看着大厨把馍烩在滚汤里,翻几下,热腾腾的。
大雁塔正在整修,我们匆匆的在塔跟前拍照后,打好去华阴的车票,去华山,问剑。
华阴站很小,很破败,它让我想起已经弃用的古冶老火车站,当初热闹的古冶站如今像个老人站在老屋檐下静静地看眼前的车水马龙,华阴站因为华山而存。可是旧的不成样子。华山脚下宾馆林立,还有不少商店卖一些户外装备,冲锋衣都是连杂牌都算不上的伪品。我们找了一家店住下。晚饭时,有一个小女孩向我们兜售华山特产土猪肉酱,也许是小女孩眼里流露的单纯影响到了我们,价格也不太贵,大家一商量,十一人各自买了一提,小女孩千恩万谢。晚饭后,我们分批去售票处提前买进山门票,华山全天二十四小时可以进山,有的游客选择夜里攀爬,我们决定一早五点上山。
买票回途,路过华山脚下的公园,一群老者围在一起吼着秦腔,我凑过去站在边上听。一位老先生抑扬顿挫的拉着胡琴,我趁他停下来的时候和他搭话。问了华阴老腔属于什么曲,老先生说老腔其实是类似于劳作或者撑船时大家喊的号子,算不得正宗的调。老先生越聊越兴奋,打开手机,让我看照片和他参加演出的视频,这时我才知道这群老人家里有参加过春晚的艺人。我和豆花,野骆驼要求和老人家们合影,老人家很随性,大大方方地与我们一起拍了照。
开早五点的华山天色渐明,空气里还残存昨天的一丝炙热,我和炫风,随心所欲开始爬山。
自古华山一条路,沿着华山路攀登,山壁上凿着一些石窟,石窟距离地面很高,只能通过垂直在石壁上凿出的石阶攀上,当年一定会有修行的道人住在那里修行。四小时后我们到达北峰,北峰下的一个卖矿泉水的在纸板上写着(最后十元),我没明白什么意思,等上了北峰,在小卖点一问,矿泉水变成十五一瓶。
华山又叫元宝山,站在北峰向南望去,南峰,西峰,东峰,中峰形成一个中低西东高的形状,很像一个硕大的元宝放在华山顶。
华山险峻,我们把五峰都走完已经下午,步行下山的话赶不上火车,我们改乘北峰索道。坐在缆车里往下看,一条石阶蜿蜒向下,石阶上还有人在爬,细小成一个个彩色小点。
登上回西安的火车,华山离我远去。
到西安我们十一人就要分开,六个人返乡,我和炫风,军哥,伊人姐,随心所欲还要继续旅程,在西安车站等待驶向西宁的火车,去青海完成骑行青海湖的梦,欣赏高原风光,体会环湖之美。
终于离开了西安。
11号晚登上749,找到自己的卧铺,卧铺上斜靠着一个小女人,枕头上有一个小小的孩子蜷成幸福的一团睡着。我真不是想打扰她们,可是,这个铺位是我的,我没办法做雷锋,因为我真的太累了。静静等小女人那孩子抱到相邻铺上,我把背包放到铺地下,躺下睡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隔壁的三个小孩子叽叽喳喳得地像三只还带幼羽的小鸟。听三只小鸟叫早,有时稍显闹,但他们这种不谙世事的状态,很可爱。
火车一夜之间从海拔600已经到了1900。有阳光从车窗外射进来,有些弱。
我爬起来坐在窗边看窗外的景色。
这里满是黄土,雨水冲刷出沟壑,山已经不是太白山那样绿色,进兰州,我透过车窗看见,山间有一条小水泥路和铁路并排,路那边村落的里房子尖瓦好看,厢房顶是一面高一面低,高的方向朝着院子里。土山上一层层圈起庄稼,有小路蜿蜒在其中。山脚下一条土路被雨水淋过,有车碾过,轧出一道道车辙。
车轮撞击着铁轨,和车厢里此起彼伏地娃的哭闹,嘻笑纠缠在一起。
列车驶过风雨,天空忽明忽暗。
卖早餐的美女喊着:早餐下班啦,早餐,稀饭,“稀饭”就是我这个唐山人经常说的粥。
脸都懒得洗,我躺下床上就这么胡乱想着。火车广播这一些老歌,跟着哼唱几句,心情不暖不凉,心歌中的小船荡在心情里。这条列车始发西宁,我不知道,青海和王洛宾有多大关系,不过从列车无休止的播放王老的歌曲的频率来看,青海和新疆真是邻居,管他哪里的姑娘 能让我心动,何乐而不为。王洛宾的情歌现在听起来词句简单,曲调简单,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王洛宾三天创作行就有让他心驰神往朝思暮想的人儿,这种多情,和那个,写再别康桥的诗人有类似吧。
隔壁美女妈妈带着她自己女儿和另外两个小精灵乱七八糟的说着。小男孩吵着要妈妈,三个小孩打了起来,小女孩把小男孩打了,被妈妈喝了,自己哭了起来,美女妈妈把相机拿出来给三孩子拍照,还特写,大概是要发朋友圈,我在边上看着。
火车还在前进,一路走,我要和她们走到终点。
抵达西宁站,走出站台阳光明媚,太阳晒得我恍惚,巨大遮阳走廊下零零散散有人走,阴凉中没有了西安和华阴的燥热。我们五个背着行装踏上号称夏都的西宁街道,迎面扑来一股异族风情,马路上都是头戴白色小帽的回族人,路上遇到的年轻美女大多风姿绰约,很少有胖的。
有些口渴,我们五个在路边买西瓜的车子旁停下来买了一枚西瓜,当即打开大家分吃了。西瓜很甜,和我们在内地吃过的瓜比起来感觉更好吃,更脆爽。
我们到西宁那时正好是环青海湖自行车赛期间,在火车上就开始担心因为大赛会有不少游客蜂拥而至,没有旅馆可以入住。下车后才知道,西宁最不缺的就是旅馆。出火车站不多远,街道两旁旅馆遍布,和旅馆一样多的是土特产商店。找好住处,拿着房卡进入房间,我发现没有空调,便询问服务员,没空调怎么住啊。服务员笑了一下说,我们这夏天白天也就二十几度,夜里温度很低还要盖被子呢,先生。我想起火车上占我卧铺的美女妈妈曾经说过,她是带孩子来西宁找丈夫团聚,捎带避暑,等过了九月才回湖北,西宁夏天很凉爽,比湖北日子好过。此言不假。
我们把住所安排停当,顺便洗干净背包里这些天没时间洗的脏衣服,打开窗,高原干燥凉爽的风从室外吹进来,在西安和华阴积攒的暑热和油腻也被风吹走,心情大好。
西宁不是很大,这里除了有西北王马步芳公馆,还有的就是西北清真大寺以及据说和西安回民街差不多的莫家街,可以吃青海酸奶,手抓羊肉和别的吃的。
马公馆因为修缮没开,我们站在公馆厚厚的土墙边,透着门缝往里看了几眼。
离开马公馆,我们寻找西北大清真寺。
午后的阳光斜照我的眼睛,白云衬着蓝天,清真寺高大的门楼就在眼前。走进清真寺,恰好赶上礼拜时间,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涌进大寺,把鞋子脱在大寺礼拜堂外边,光脚进入,跪伏在经堂,虔诚的礼拜。这样的场景让我很震撼,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如此,这就是信仰吧。礼拜过后,人群呼的又很快散去,大那些礼拜过的回族迅速离开,各自干自己事,寺里只留下一些跟我们一样的游客在拍照,还有一些本族人轻声交谈,大寺慢慢沉寂下来。
在我看来,西宁是一座有信仰的城市。
青海湖距离西宁还远,第二天我们租车前去,路上需要翻过橡皮山。我们沿着盘山路一直往上,到达橡皮山垭口海拔3817。我们下车在路边看高原的草甸,看草甸上悠闲的牦牛和小尾寒羊。半路我们去了趟塔尔寺,攀上有小布达拉之称的班禅行宫,站在塔尔寺最高点,整座塔尔寺尽在眼前,天空有些阴,偶尔飘几颗雨点,蒙蒙雨中,大寺透着神圣和神秘。塔尔寺每个殿堂里都有唐卡,酥油灯熏蒸四壁,独自从北京和我们会合的骑友杨姐供了一尊灯,酥油灯红色的火焰闪闪,杨姐拜了下佛,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去青海湖骑行起点西海镇。
到达西海镇,找到提前预定好的兄弟连单车行,接待我们的是一个脸色黝黑的老板。西海镇有很多车行,以租赁自行车为主,大概价位一天八十元。老板给我们找好住所,然后让我们自己挑选车子。
我和炫风,随心所欲从12年开始骑行,对自行车稍微懂些,一眼看中那几辆黄色山地车,我试了试变速,变速有些不畅,我告诉老板把车子调一下,老板看着我们说了一句,看样子你们应该骑过长途,来我这租车的人很多都没练过,骑上车子就走。
老板调好车,我们六个骑着去镇四周遛遛,熟悉一下车况。西海镇不大,沿公路往西是一大片草原叫金银滩。王洛宾在这里写过一首歌,我还会唱——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
金银滩草原上还有些高大的建筑,好像荒废了,高高的烟囱矗立在草原上跟环境格格不入。直到三天后我骑行回西海镇才弄明白,那是大以前的221工厂遗址,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这里试验成功,为我国国防事业做出过伟大贡献。夕阳染红天边的云彩,像一床通红的棉被盖在西边天上,夕阳里我们连也被晚霞染了,连眼睛里也是火热的红色,明天早上,我们就要骑行青海湖,圆一个梦。
夜里被滴滴答答的雨声扰醒,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老天不作美,不让我们顺利地走吗?揣着忐忑的心情等到天亮,天还下着雨,而且越来越大。早上车行老板开着车拉我们去吃早点,我们问了他这天今天会不会晴,他眨巴着眼睛说,现在说不准,高原的天气一时一变,再看看吧。我们也只能等了。雨中,一些着急的骑友穿着雨衣出发了,我们也焦急起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大家商量,一旦雨今天不停,明天就改变计划,两人一辆摩托车绕湖一圈也算了了我们的愿望。上午九点,天空的乌云裂开一条缝,雨猛地一下没有了,车行老板看着天高兴地说,太好了,这样的天气真好,雨后的青海天空好看极了,真正的一碧如洗。你们走吧。
原来老天是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故意用一场雨洗去我们多日的尘土,让我们清爽的骑行啊。我们赶紧骑上自行车,向东出发。天好蓝,不远处的雪山闪着银光,道路两旁的沙丘错落有致,我们骑着单车兴致勃勃。
青海湖海拔在3100到3300左右,我们从七月五号爬太白到西安,华山一路走来海拔从3700到1600上上下下已经适应,骑行起来基本没啥不适反应,杨姐由于坐飞机直降西宁对高原还是不太适应,稍微发力就感觉乏力,我和炫风、随心所欲一路等。按照车行老板给我们的骑行计划,环湖需要四天,而我们只能压缩成三天,其中还包括游览天空之镜茶卡盐湖,这样的话,我们必须要在第一天骑行150公里到大黑马河,而不是大多数骑行者计划中的九十公里。
路上杨姐高反厉害,骑行速度大大折扣。但是她意志力很强,我们四个走走停停,等到黑马河已经晚八点,杨姐胸口疼,到了住宿地吃完饭立刻躺下休息,青海湖骑行第一天,就这样过去,旅社老板给我们找好去茶卡盐湖的汽车,明天一早去天空之镜看看,这是青海湖之行必须要看的景色。
一早的黑马河寂静,虽然这是人间七月天,可身处海拔3000左右的高原,一早的气温才四五度,空气中带些寒意,我没能起来看青海湖的日出 。
炫风一大早看日出,回来后极力渲染的青海湖日出美景。我对黑马河日出没提起多大兴趣,就我来看,日出不就是太阳在东方升起,衬托太阳的是云,海,或者湖 ;日大如盆,云如锦缎,日处湖边 ,那景如此而已,日出月落,岁月更迭算过了一日吧。
那天天气晴好, 过橡皮山到茶卡盐湖 天空几朵云散落,处身湖中脚踏湖盐用相机拍下我们几人的湖中倒影,虽不专业,但也算是留念了。
回黑马河住所,我们开拔。
过黑马河,青海湖环湖南段到西段路况相对于环湖北段和东段趋于平缓。湖岸更近道路。湖岸与道路间种了油菜和青稞,油菜花开得正盛,青稞还未饱满,天地间青黄交接。远望湖水,似乎高出路面,就像一块碧蓝色的大镜子浮在那里。一个临路的水塘里困着不少煌鱼,藏民用围网把鱼一条条打捞出来,放进雨布围好的的皮卡车斗里,开车到湖边 让鱼儿重回湖里,再去寻找别的水洼,重复着这些事。
据说,在青海湖,每个藏民都是义务动物保护者。
高原的紫外线之强,空气之干燥我没料到,骑行两天来,我面部没被包裹的鼻子已经黝黑了,嘴唇也有些开裂,军哥和我一样。
军哥和伊人两口子租的摩托车环湖,伊人嫂子把自己裹得严严的坐在摩托车后座,兼做摄影师,拍我们四个骑行。我们四个人的给养大部分都在他们车上,算是我们的微型保障车。
在路上,有朋友真好。
我看见湖边有穿赭红色袍子的一群僧人,手里摇着经轮,有几个年纪很小的,在湖边蹦跳,恰巧湖上升着一颗硕大的热气球,这景色太美。第二天的骑行距离不是太多,总共骑行90公里,我们傍晚找到住宿点休息,在街边一个小饭店吃饭,饭店老板汉族,他的妻子是藏族,说话我们听不太懂。老板的小孩跑前跑后的帮他俩忙,像个小大人。
夜晚的青海湖冷了。
明天只要再骑一百二十公里路就回到西海镇,时间过的真快。
第三天一早,我们六人向东出发,不再急着赶路,打算慢慢享受最后的这段环湖路,把最美的记忆留在脑海。杨姐今天状态还行,高反不是太严重了,速度提高不少。
青海湖的草原上老鼠不少,我们休息时拣石块砸向它们,我们管这种游戏叫打地鼠。
一列火车由东向西沿着湖岸边修建的青藏铁路鸣几声笛和我们擦肩而过,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下午骑过刚察县,迎来四公里上坡,一路不少骑友推行,我们四个体力还好,一直没下车。抵达坡顶,我们放坡,离西海镇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三天,我在青海湖用车轮画了一个圈。将进西海镇,三天前见过的核爆遗址又出现了,我和杨姐拐向那里,看见一个个被土围围挡的砖结构,这里记录着新中国激动人心的时刻,现在它们静悄悄站在原地,守望金银滩,守望西海镇。
回到车行,车行老板见了我们很惊讶,说,你们快啊,比你们早出发两天的两个小伙才刚回来。
回到西海镇,天气一下转阴。感谢老天给我们三天好天气,让我们完美的欣赏青海湖,感谢。
大美青海湖,大美环湖路。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3 16: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死水的游记,我在朋友圈看过。这次再看格外长,难得我能看下来,更难得死水长长的走下来写下来。
好些天进不来林子,今日看到此美文,阿弥托佛
发表于 2017-6-3 16: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死水的游记,我在朋友圈看过。这次再看格外长,难得我能看下来,更难得死水长长的走下来写下来。
好些天进不来林子,今日看到此美文,阿弥托佛
发表于 2017-6-3 16: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死水的游记,我在朋友圈看过。这次再看格外长,难得我能看下来,更难得死水长长的走下来写下来。
好些天进不来林子,今日看到此美文,阿弥托佛
发表于 2017-6-3 16: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死水的游记,我在朋友圈看过。这次再看格外长,难得我能看下来,更难得死水长长的走下来写下来。
好些天进不来林子,今日看到此美文,阿弥托佛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10: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似山似水 发表于 2017-6-3 16:57
死水的游记,我在朋友圈看过。这次再看格外长,难得我能看下来,更难得死水长长的走下来写下来。
好些天进 ...

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丛林

本版积分规则

文本版|手机版|丛林论坛 ( 湘ICP备09020920号|网站地图|人工智能

湘公网安备 43102302000119号

GMT+8, 2017-10-19 04:53 , Processed in 0.05097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丛林驿站

QQ:707448736 46672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