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丛林
搜索
查看: 16160|回复: 5

【怀旧电影插图小说】第四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8 23: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回 成功背后



  凌汉一直没有什么体面的衣服,只有读大学时所穿的那一套还可以见人,
今天晚上,他就穿上这一套应邀前去秋白的家吃晚饭。
  老佣人成伯开门,说:“凌先生,很久不见了。少爷在等你,请进来。”
  成伯把凌汉带到大厅去,说了声“你请自便”就自己走开了去干别的事。
  凌汉进入宽敞的大厅,首先见到一张桌子上放着两枝洋烛和一束白玫瑰,
这让他想起子萍,于是拿起一朵白玫瑰放到鼻子前闻一闻。
  接着看到大厅的另一边放着一个画架,画架上的画布是空白的,旁边放有
画具和颜料。凌汉来到画架前面,伸手去抚摸久违了的画布,只可惜双手又再
发抖。
  一个绘画天才面对画布而双手发抖,力不从心,这非但妨碍自己实践抱负
,而且更是对天才的一种讽刺,也是一种折磨,凌汉内心真有说不出的难过。
  就在此时,不知是否由于他内心一时难过而产生出幻觉,昔日子萍美丽的
身影奇迹地出现在喷水池那边!
  插图
  

  凌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擦了擦眼睛之后,所见到的仍然没有变,
子萍就站在那里!
  子萍的出现,勾起凌汉无限的回忆,自言自语说:“我记得子萍从前美丽
的时候了,我记得了,我……终于记得了!”
  他不管眼前所见的是真实还是幻觉,当即拿起画笔,蘸上颜料,在空白的
画布上画起画来,而所画的,正是昔日美丽时候的子萍,也就是他自己所说的
愿望,画一幅子萍的肖像,来纪念这世上对他最好的人。
  看到凌汉起劲地画画,在喷水池前面的子萍感到无比安慰,望着虚空说道
:“姐姐,凌汉终于振作起来再画画了,妳的遗愿也许可以实现!”这个当然
只是子菁,不可能是子萍死而复生。
  子萍的遗愿就是希望子菁帮助凌汉发挥才华,将来名扬四海。只可惜凌汉
早两年开始成了酒鬼,已不能发挥才华,若一直沉沦下去,名扬四海此生无望
,可是,眼前的他己重新振作起来,子萍的遗愿总算尚有一线希望,子菁自然
感到安慰。
  凌汉的手也是奇迹地不再发抖,所施展的笔法便如往昔一样,快疾而稳定
,画素描如是,画油画亦如是,几笔之间,已勾勒出子菁的面部轮廓和发型,
对于如何构图,又如何着色,他都彷佛不须要思索,下笔自成佳构。
  这个时候,身为主人家的秋白才施施然进入大厅,坐在椅子上耐心地看着
凌汉画画。
  其实桌上的洋烛、白玫瑰、画布画具与及子菁打扮成姐姐的模样突然出现
,这些全是秋白预先安排好的。
  凌汉放下画笔,似乎画完了。
  当初他画人像素描只用了两分钟,现在画油画也只不过用了二十分钟左右
,可算神速。
  他坐下来看着自己的作品,说:“含泪的玫瑰,美丽的想象最忧伤,正好
代表了子萍。”
  秋白和子菁先后跟凌汉握手,恭喜他终于可以完成这一幅用来纪念爱妻的
杰作。
  插图
  

  凌汉说:“谢谢你们,让我可以记起子萍从前美丽的时候,才能够画得出
这幅画。”
  子菁说:“你不用谢我,这都是黄先生的功劳,是他叫我剪短头发,穿上
旗袍,打扮成姐姐从前的样子。”
  秋白说:“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够激发凌汉的创作热情,唯有这样
,才可以恢复他的艺术生命。”
  凌汉听了这一番话,感慨万千,除了对秋白的关怀铭感于心,也自觉往日
浪费了大好光阴,辜负了子萍姐妹二人的期望。
  秋白又说:“你以前说自己喝酒喝得多,手发抖不能画画,我认为只是你
心理作用而已。你看看,这一幅杰作,何尝不是你的手画出来的呢,而你的手
根本没有发抖。”
  凌汉提起双手,张开手指,再握起拳头,语带三分激动,三分欣慰地说:
“真的,真的没有发抖!”
  秋白说:“恭祝你从这一幅《含泪的玫瑰》开始,以后画出更多更美好的
作品!”
  子菁拿了三杯酒过来,分各人一杯,说:“汉哥,我和黄先生敬你一杯,
祝你以后前程万里,同时,希望这一杯是你戒酒前的最后一杯。”
  凌汉说:“子菁,秋白,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们对我的再生之德。来,大家
干杯!”
  自此以后,他们三人经常到郊外去写生和游山玩水,而秋白和子菁也由此
培养出感情。
  插图
  

  不经不觉,半年过去了,凌汉在此期间,创作了不少优秀作品,奈何他的
境遇并没有因此而改善,请托画商售卖的作品一直都无人问津,跟从前一样,
这使得他又再灰心丧志,放下画笔。
  秋白和子菁见凌汉自暴自弃,便来好言开解,凌汉却说:“画了这些画,
非但不能维持生活,还常常要秋白你借钱给我买油彩,买画布,你说,我再画
下去有什么用!”
  秋白以安慰的口吻说:“倒不可以说没用的,前阵子那个钱为士不是拿了
你的画寄到外地去的吗?或者有消息呢!”
  凌汉摇摇头说:“那就更渺茫,不用等了!”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那个画商钱为士自动找上门来了,一进门居然
大声说“恭喜!恭喜!”
  钱为士来到凌汉跟前,指住他的脸说:“你这一趟真的是声价百倍啊!”
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叠钞票来,用手指弹一弹钞票,又说:“你知不知道你的
作品在外地很受欢迎啊,寄过去的都卖清光了,那些画商纷纷打电报来订货。
你看,这三千块钱是你应得的,收下吧,我那份佣金已经扣起了。”他将钞票
交给凌汉。
  秋白和子菁得知凌汉终于在画坛上崭露头角,都很替他高兴,尤其是子菁
,姐姐的遗愿将近达成了,只差在还没到名扬四海的地步。
  至于凌汉自己当然是最高兴的了,他埋头苦干多年,现在终于得到回报,
手上实实在在地拿着真金白银的三千大元,初尝成功滋味,脸上泛起了欣慰的
笑容。就凭这三千元,他往后的生活可以一、两年都不再须要节衣缩食,借钱
度日了。
  插图
  

  钱为士问道:“请问凌先生还有什么作品,可以给我寄到外地去的呢?”
  凌汉说:“有,有!你等一等。”
  钱为士趁着凌汉走开去拿作品的时候,就低声跟秋白说:“秋白兄,关于
我们那件事,我该什么时候去找你呢?”
  秋白说:“明天下午四点到我家里来吧。”
  子菁看着秋白和钱为士,直觉告诉她,他们二人之间似有不寻常的交易,
顿起疑心。
  凌汉拿着几幅作品过来交给钱为士,说:“你先拿这几幅回去,过几天我
会再有新作品拿去给你的。”钱为士接过那几幅画便笑咪咪地告辞了。


  翌日下午四点钟,钱为士带着凌汉昨天给他的作品,来到秋白家里。
  秋白将四千元钞票交给钱为士,说:“昨天你代我给了凌汉三千,我这里
四千,多了的一千是你的酬劳,你数一数吧。”
  钱为士客气地笑说:“不用数了。”但是他拿着那叠钞票还是数了一数。
  昨天钱为士代秋白给了凌汉三千元,今天就荻得千元酬劳?他们二人之间
果如子菁所料,有“不寻常的交易”。
  原来秋白为着帮助凌汉,先前请托钱为士在凌汉面前演一场戏,谎称作品
很受外地买家欢迎,已卖清光云云,而实际上全是秋白背后用钱买去的。
  秋白拿起其中的一幅画来欣赏,钱为士又说:“秋白兄,下次是不是照样
给凌汉三千块钱呢?”
  秋白说:“没错,同时看他有什么新作品,都拿来给我。……啊,你记住
千万不要说是我给钱的,就说是外国人买的好了。”
  钱为士说:“当然啦!”
  秋白一边欣赏着手上的画,一边在大厅里随便踱步,没有再理会钱为士。
  钱为士沉吟了一会儿,走到秋白身旁假笑地说:“哈哈!秋白兄,请恕我
愚昧,我想来想去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用上一千块来买凌汉一幅画,
怎么值得呢,只会血本无归而已!”
  秋白对于钱为士这种唯利是图的人很反感,说:“钱先生,并不是每件事
都是为了钱的,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你想想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钱为士被秋白这么一说,顿时语塞,尴尬地苦笑,心里明白在这儿待下去
也无甚意思,便借故告辞。
  秋白懒得理他,只低头看着凌汉的画说:“一个这么出色的天才,为什么
始终没有人赏识的呢?”
  突然,大厅门口出现一个女子,秋白抬头看去,原来是子菁。
  秋白背地里买画的事,除了要瞒着凌汉,同时也不想让子菁知道,担心她
接受不了这种做法,会认为那只是对凌汉的一种施舍,所以此际自己手上捧着
凌汉的画作,只要子菁走过来一看便会识破一切,可是那么大的几幅画要立时
藏起来简直不可能,秋白一时间显得手足无措。
  昨天子菁怀疑秋白和钱为士有不寻常的交易,所以今天特意依照他们约定
的时间,来秋白家里看个究竟。这时她一步一步的来到秋白跟前,伸出手去,
表示要拿秋白手中的画来看,秋白也只好交给她。
  子菁一看就知道那是凌汉的画作,说:“原来你背地里买了汉哥的作品,
你说他应该怎样感谢你才对?”她话语中似乎隐含讽刺。
  秋白说:“感谢我?……”
  插图
  

  他转身走开几步,续道:“我起初帮助他的时候,就跟妳现在所想的一样
,觉得帮助他是一种施舍,是我给他的一点恩惠,但是,后来我想起来,明白
这是错的──我这么帮助他,其实是我应有的责任!”
  子菁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她的语气有点“急”,而且还带点“硬”
,流露出对秋白的怀疑之意,认为他可能只是替自己辩护。
  秋白答道:“因为社会对待艺术家实在太不公平──妳看看!”他指一指
凌汉的作品,又指一指自己那些挂在墙上的作品,续道:“凌汉的作品哪一点
比不上我?而我比他优越的,只不过是爸爸剩下一大笔钱,让我有机会去留学
,有机会多去一些国家增广见闻而已。结果,像我这种资质平庸的人,就一举
成名,而才华横溢的凌汉,却可能终生埋没。”
  子菁听秋白说到这里,觉得他言辞诚恳,似乎不像是替自己辩护。
  秋白还没有说完,他续道:“金钱的回报固然重要,可是我们艺术工作者
主要并不是靠成了名去发财,或者去沽名钓誉,而是要想想成名之后怎样运用
自己的影响力,使得艺术工作不断进步,不断发场光大,更好地为人类服务。
我觉得,将一些新生的,真正的艺术,介绍到社会去,这才是每一个先进艺术
工作者的责任。……我买下凌汉的作品,一方面是解决他的生活,另方面是想
让他见到曙光,不要再以为自己无人欣赏而灰心丧志,知道要保留自己的艺术
生命,将来为艺术界贡献一分力。所以我说,帮助他并不是一种恩惠,而是我
作为艺术工作者应有的责任!”
  秋白说出这一番对艺术工作的肺腑之言,令子菁深有感触。她叹了口气说
:“如果姐姐死而有知,她来生一定会报答你对凌汉的帮助!”
  秋白也叹了口气,说:“说起来,子萍比我更伟大,我帮助凌汉只不过是
付出一些金钱,而子萍为了帮助凌汉,却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子菁收起感触的情绪,理智地说:“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凌汉不会因为
有我们的欣赏而成名,你也不能无了期买他的作品来维持他的生活。”
  秋白双手轻轻握着子菁的胳膊,说:“妳放心,凌汉是有才华的,他只欠
一个机会而已。再过四个月,威尼斯那边会举行万国画展,明天我就提名他的
作品去参展。”
  插图
  

  对于四个月后的万国画展,各个参展地区首先要从本地选出十幅优秀作品
,然后运送到威尼斯去,让当地的评审委员逐一品评,选出三甲名次。
  凌汉的参展作品《含泪的玫瑰》在本地的初选里顺利入围,可惜在最后的
评选里却落选了。秋白替凌汉大感不值,决定要为他争取最后的机会,于是在
评审委员会开总结会议时,提出反对。

小说发布至此,已四个章节完结,因版权所限,不能继续发布,欲看余下章节
,请到豆瓣网,以本小说名称于站内搜索即可。





发表于 2016-4-21 20: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牛逼 喜欢 写的好 给力
发表于 2016-4-27 20: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xdddsfdsfsdfsedf
发表于 2016-4-29 09:33: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诚希望看到朋友更多的文字出世!
发表于 2016-12-30 18: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剧是人才啊
发表于 2017-2-14 18: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你的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丛林

本版积分规则

文本版|手机版|丛林论坛 ( 湘ICP备09020920号|网站地图|人工智能

湘公网安备 43102302000119号

GMT+8, 2017-9-25 10:59 , Processed in 0.07962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丛林驿站

QQ:707448736 466723500